70年70人“話”通信 |鄔江興:技術創新才能彎道超車,甚至換道超車

作者:耿鵬飛 責任編輯:呂萌 2019.10.01 01:26 來源:通信世界全媒體

通信世界網消息(CWW)“上世紀80年代初,我國通信水平、服務水平和技術水平,在全世界排名在140名以后。到上海去出差打市話,一個小時不一定撥通。撥通以后,里面的聲音就跟炒豆子一樣,發出噼里啪啦噼里啪啦的聲響。”記起改革開放初我國電信行業落后的狀態,中國工程院院士鄔江興這樣描述。

而正是記者眼前這位高大魁梧、兩鬢如霜的老將軍,通過努力研制出中國第一臺程控交換機,助推中國通信行業踏上騰飛之路。他也因此被業界譽為“中國程控電話交換機之父”。

微信圖片_20191001012804.jpg

換道超車:國產04交換機騰空而出

20世紀70年代末,一般縣城和農村都是磁石電話和人工手搖電話。大中城市是步進制、縱橫制,至于程控電話是個什么東西大家根本不知道。而當時國外程控交換技術的電話通信已經開始普及,程控交換機代表了那個年代最尖端的通信技術。

由于中國發展的迫切需求和核心技術的缺失,在“引進、消化、吸收、再創新”的政策下,外國廠商紛紛進入中國程控交換機市場,日本的NEC和富士通、美國的朗訊、瑞典的愛立信、德國的西門子、比利時的BTM、法國的阿爾卡特、加拿大的北電網絡等,“七國八制”展開了一場跑馬圈地的運動。

那時,我國的通信網絡系統與設備幾乎只能依賴進口,雖然也有國內企業與外商合資并希望“以市場換技術”,但是1989年外國資本對中國的“禁運”給中國人帶來沉痛一擊,外國同行甚至斷言“中國人根本不可能研制出萬門程控交換機”。

在此背景下,出身將門的鄔江興勇挑大梁,從高性能計算機行業投身到程控交換機研發中。當時鄔江興還很年輕,只有本科學歷的他僅用了18個月的時間,帶領教研室的15個年輕人,就研制出比西方同類產品性能優越幾倍的中國第一臺容量可達6萬等效線的HJD04型局用程控數字交換機(簡稱04機),讓世界為之震驚。

鄔江興指出,當時成功的主要原因是把自己原來研究的5億次計算機方案,移植到04機研發上,走了一條與西方同類產品不同技術原理的研發之路。他研究的不是一臺程序控制的交換機,而是可以打電話的計算機。按著這個思路,1991年10月,新中國第一臺自行研制的大型程控交換機誕生。

“我們研發前后一共花費了600萬元人民幣,歷時一年半,還設計了具有中國特色的技術指標,如BHCA(最大忙時呼叫次數)高達360萬,遠遠超過當時全球的性能標準120萬~150萬。”鄔江興一臉驕傲地表示,這項指標在1991年創造了世界紀錄,并連續保持了六年,而04機在當時創造的世界紀錄遠不止于此,最大的容量、最快的開通速度、最強的處理能力等都是04機引以為傲的成就。

1992年,04機每一線售價980元人民幣,當時進口的是1250元加100美元。隨后,04機實現了產業化,生產銷售累計3000萬線,產值超過100億元。十年間,04機系列安全、穩定運行于全國28個省市自治區的電話網,為國家節省外匯上百億美元。1997年,04機邁出國門,實現了中國大型程控數字交換機首次出口,產品銷往俄羅斯、朝鮮、孟加拉、古巴、哥倫比亞、越南、巴基斯坦等國,創收數億美元。

微信圖片_20191001012757.jpg

“04機不僅在物質層面為國家帶來了利益,使我國成為世界最大的現代化電信國家,也在技術層面讓國人找回了自信。”鄔江興表示。

另辟蹊徑:三網融合向中國信息高速公路進發

1999年,就在鄔江興帶領團隊夜以繼日彌補中國電話網發展差距之時,國外互聯網進入了發展的快車道,而我國在這方面幾乎空白。所以當時科技部組織了一個中國高速信息示范網專項小組,鄔江興任總體組組長,聯合大唐、巨龍、中興、清華大學等40多家科研單位和企業,帶領千余名科研人員奔赴了“新戰場”。

接到任務后,鄔江興帶領團隊馬不停蹄地推出了全套的互聯網技術產品,從核心路由器到光纖,再到光傳輸設備、光分插復用設備和新設備,互聯網“高速路”上的“立交橋”部件全部完成。至此,中國首個高速信息示范網誕生了!而完成這一切,鄔江興帶領團隊僅用了3年左右的時間。鄔江興講到,互聯網的產業和技術發展,也走了一條換道超車的創新之路。

隨后,在2003年,鄔江興組織北大、清華、中科院、中國科大、上海交大、中國電信、華為、中興等53家單位科研單位和企業,共計2000多人聯合攻關,不走傳統主流研究路子,而是提出了“電路交換、廣播推送和分組交換雙融合”的創新方案,一舉跨越傳統網絡“盡力而為”的思維定勢,設計出一條中國特色“寬帶信息”之路,順利實現“T比特傳輸、T比特交換和T比特網絡應用”的設計目標,成為國家下一代廣播電視網的基礎技術架構。

然而當時,要把高清晰度的電視放在互聯網上,簡直就是天方夜譚。正是憑著不畏艱難、勇于創新的精神,鄔江興再次瞄準業界并不被看好的“三網融合”巨大市場,并再獲成功。2006年,在長江三角洲的杭州、上海、南京做了3T net實驗網,鄔江興回憶道:“那一年正好是德國慕尼黑世界杯,我們實現了全世界第一次用互聯網承載高清電視賽事直播,在長江三角洲這個實驗區內,為5萬用戶提供HDTV over IP(IP高清電視)的服務。”

鄔江興指出,通過三網融合,IPTV甚至可以與Cable(有線電視電纜)相提并論。這也開辟了IPTV的新時代,這個模式由中國人創造,現在已經成為世界標準。

回顧到此,鄔江興意猶未盡。他說到,從程控交換機到移動通信,再到三網融合,今天取得的成功很大部分歸功于國家“863計劃”的政策支持,所以“863計劃”從某種程度上造就了華為、中興等企業,構建了中國網絡通信技術產業發展的新高度。

勇立潮頭,筑起擬態防御示范網

談及當下最熱的5G技術,鄔江興指出,未來網絡的發展關鍵在于核心網的改造,中國應當在核心網的這一次革命中勇立潮頭。鄔江興表示未來真正的較量在新一代的核心網技術,但就目前而言,我國在核心網建設方面還未獲得主導權,“不被卡脖子,或者至少他們卡不了脖子”是5G發展的重要任務。

但是在網絡安全方面,軟件行業中有個名詞叫“千行代碼缺陷率”:在絕大部分公司里,每一千行代碼就有可能存在一個漏洞。“如果要徹底擺脫困擾,必須從源頭治理,將安全基因根植到網絡信息系統之中,建立起具有內生效應的免疫體系。”鄔江興如此表示。

未來無論是軟件硬件都有類似的安全功能,即使中間有漏洞和后門,也不會影響網絡安全。鄔江興提出的擬態防御理論,具有內生安全屬性。網絡空間擬態防御(Cyber Mimic Defense,CMD)是國內研究團隊首創的主動防御理論,為應對網絡空間中不同領域相關應用層次上基于未知漏洞、后門、病毒或木馬等未知威脅,提供具有普適創新意義的防御理論和方法。

“我以為未來網絡空間安全在十年內將得到徹底治理,不會像現在一樣只能束手無策。”鄔江興激動地說。

轉眼間,鄔江興已經從事通信行業工作40余年,作為通信行業大發展的引領者、踐行者、見證者、親歷者,他有太多精彩故事可以分享。鄔江興對年輕人的未來發展也寄予厚望并提出三句箴言:一是要勇于創新,善于創新;二是在技術創新過程中,重視中國特色的發展以及全球的發展;三是要有持之以恒的精神。


發表評論請先登錄
...
CWW視點
暫無內容
...
CWW專訪
暫無內容
...
產業
    暫無內容
3d单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