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70人“話”通信 |劉韻潔:中國互聯網的“筑路人”

作者:耿鵬飛 田小夢 責任編輯:呂萌 2019.10.01 06:26 來源:通信世界全媒體

通信世界網消息(CWW)2019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在70年的歲月中,我國通信產業發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變化。如今,網絡已變得如同水電煤一樣,成為我們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根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的調查數據,截至今年6月,我國網民規模達8.54億,互聯網普及率達61.2%。而1994年底,我國的上網用戶尚不足1萬人。

回首往昔,今天互聯網取得如此成就,其背后離不開一代代互聯網的“鋪路人”,他們用自己的“故事”鋪就我國通信事業發展之路。在這些“鋪路人”中,不得不提互聯網事業發展的開拓者、傳奇人物劉韻潔,他率先建成我國公用互聯網(CHINANET)和寬帶網,推動了我國中文互聯網的快速發展;到聯通任職后,他主持設計了中國聯通多業務統一網絡平臺(China Uninet)。因其貢獻突出,1998年10月,劉韻潔被美國《時代》周刊評為全球計算機數字化領域的50位風云人物之一,并被尊稱為“中國互聯網之父”。

1569863628106005778.jpg

誕生:搶占先機 率先布局數據網絡

20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中國的許多部委都依靠從國外引進大型計算機聯機系統來建立計算機中心。進口的各種大型計算機通信協議、語言都不一樣,也不公開,想將這些計算機聯網在一起可謂異想天開。劉韻潔不信邪,不退縮,以頑強的精神研究試驗,搞明白通信協議,進行網關設計,在國內首次實現了異種計算機的聯網,這成為我國早期計算機網絡的雛形。

1989年11月,我國分組交換試驗網(X.25)建成,大概花了三年時間才發展了1296個用戶。時任郵電部副部長的朱高峰問劉韻潔,人們有數據通信需求,但公用分組數據網為什么發展這么慢?劉韻潔解釋說,每個部委的需求,都是從中央到省、省到地市再到縣里全覆蓋,但是我們現在的網絡僅能覆蓋11個城市,還不太好用。

郵電部領導意識到數據通信發展的重要性,經過綜合分析決定組建新一代公用數據網,并為此組建一個專門的機構——郵電部數據通信局,來管理網絡的設計、建設和運營工作,并任命劉韻潔擔任局長。

數據通信局剛成立時僅6個人,后來發展到數千人。劉韻潔回憶道,數據局成立的目標是發展數據網絡及業務。1993年9月,我國公用分組交換數據網(CHINAPAC)骨干網正式開通業務,網絡覆蓋31個省會和直轄市。隨后,各省相繼建立了省內分組交換數據通信網。在CHINAPAC開通一年之后,1994年10月22日,中國公用數字數據網(CHINADDN)建成并開通,通達21個直轄市和省會城市。

當時,劉韻潔敏銳地意識到,互聯網將成為一種未來趨勢,電信部門有責任有義務參與到互聯網的發展建設中,否則將影響整個國家信息化的進程。基于這種考慮,劉韻潔開始積極推動我國的互聯網發展水平爭取與世界同步。1994年3月,中國公用計算機互聯網北京、上海節點工程開始建設。當年9月,中國電信與美國Sprint公司簽訂了兩國互聯網互通協議,當年10月,我國面向公眾開通了互聯網業務。這比歐美國家很多傳統的電話公司開通公眾互聯網業務都要早,當時美國AT&T和幾個小貝爾公司都還沒啟動互聯網業務。

然而,當時國際互聯網所提供的信息,幾乎“清一色”地使用英語,這限制了中國大多數用戶使用互聯網,此外應用互聯網也多是科技人員與知識分子聯網到美國去檢索科技文獻。當時帶寬也很貴,國際互聯網接入不僅有業務上的互聯互通結算費用,而且接到美國的電路費由中國單方出,而不是像電報網、電話網那樣雙方各負擔一半電路費用。

劉韻潔認為這非常不合理,他曾在90年代中期的夏威夷全球互聯網大會上跟大會主席、MCI的一個副總裁建議按照運營商傳統方式分攤互聯網成本,結算費用。然而對方說,美國的網民沒有連到中國去的需求,中國互聯網也沒有內容可供給美國看。這話對劉韻潔刺激很大,他下定決心,要推動互聯網中文應用的發展,否則中國的互聯網就只是國外互聯網的一個接入網,而非真正意義上的互聯網。

時至今日,劉韻潔說到,中國公用數據網建設能抓住先機,歸功于原郵電部的領導班子非常有遠見,眼光超前,決策果敢。為了使大家能方便靈活地上網,原郵電部盡量降低資費,使老百姓能用得起這個網,與社會各界聯合推動中文內容的開發與發展,從而真正滿足廣大群眾的需求。

成長:打造多業務統一平臺 推動多網融合

1999年,劉韻潔被調到中國聯通任總工程師,后任副總裁。當年劉韻潔已經56歲,大家都認為是快退休養老的年齡,而劉韻潔卻依然雄心勃勃,在這里開啟了更具挑戰的夢想。

當時中國聯通的網絡幾乎是一張白紙,如何避免走傳統電信網一個網一個網建設的老路,這是劉韻潔長期苦思冥想的問題。經過反復研究,劉韻潔幾乎花了一年的時間,進行了多方面的研究分析、交流與論證,最終他下定決心,建設一個全國統一的網絡平臺,同時將語音業務、互聯網業務、數據業務、視頻業務以及移動互聯網業務(CDMA1X)放在這個統一的網絡平臺上實現。如此大規模的網絡平臺,承載如此眾多的業務,這在全世界尚屬首次。

反復認證后,劉韻潔決定將IP和ATM進行嫁接融合,形成兼有兩種技術優勢的新方案。即利用ATM的流量工程技術(TE)作為實時業務的技術保障,通過軟件和虛擬化技術,設計多個虛擬路由器來承擔不同的IP業務。每臺設備上都有5個虛擬路由器分別承擔5個業務,這就是軟件定義網絡早期的思想和解決方案。

劉韻潔感慨,創新不是簡單的,如果頂不住壓力,沒有堅持,沒有公司領導班子的支持,沒有團隊的配合與付出,創新之路是走不出來的。

在建設聯通多業務統一網絡的那段日子里,23點以后打到劉韻潔家里的電話,99%是向他報告網絡故障的。當時,新網絡建設任務最重,工作最苦,在中國聯通各項指標完成情況考核結果中,數據固定部卻連續兩年排在了最后。按規定,考核結果中最后一名總經理要調離崗位。劉韻潔認為這樣的結果是由技術的復雜性造成的,于是他主動承擔起責任,向時任中國聯通董事長楊賢足提出再給一年時間的請求,并立下軍令狀:“如果一年后網絡存在的問題還解決不了,我愿意與這位總經理一起調離崗位!”

最終,劉韻潔和他的同事沒有辜負眾望,他們克服重重困難,成功建成了聯通多業務統一網絡平臺,開創了電信運營公司當年建設、當年盈利的先例。隨后中國聯通的網絡平臺覆蓋全國330多個城市,并將網絡擴大到美國和中國香港等國家和地區。值得一提的是,數據固定部總經理田文科之后連續多年述職測評榮獲全公司第一,這個項目還獲得了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

未來:探索新的“無人區”——未來網絡

如今,互聯網發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互聯網的概念已經深入人心,互聯網應用也時時刻刻影響著人們的生活。但是劉韻潔意識到,互聯網架構已不能滿足未來網絡發展的要求,互聯網將迎來重大的發展變革。于是,劉韻潔又開始步入一個新的“無人區”——未來網絡領域。

2007年,劉韻潔組織北京郵電大學、中科院計算所、清華大學3個團隊,自籌經費研發未來網絡。經過八年時間,該團隊研發的新網絡架構在全國7個城市成功開通。

目前,由劉韻潔主導的我國在通信與信息領域唯一一項國家重大科技基礎設施——“未來網絡試驗設施(CENI)”項目,滿足了“十三五”和“十四五”期間國家關于下一代互聯網、網絡空間安全、天地一體化網絡等重大科技項目的試驗驗證需求,獲得一批超前于產業5~10年的創新成果,可助力網絡強國國家戰略。今年5月22日CENI項目在南京、北京、合肥、深圳等12個城市正式開通運行,再有2-3年將覆蓋全國40個城市和133個試驗節點,支持4096個并行試驗,支持與現有網絡(IPv4/IPv6)的互聯互通。

“未來網絡的核心是在現有網絡架構基礎上建設智能的網絡高速公路,并盡可能地實現智能化、安全與可定制。”劉韻潔說道,未來網絡發展的重大機遇在于從消費型互聯網轉為生產型互聯網。隨著互聯網與實體經濟的結合,互聯網的安全、可靠、實時性、確定性時延和差異化服務需求將給網絡帶來新的挑戰,尤其是5G核心網和工業互聯網都必須解決以上核心技術問題,才能贏得業務的蓬勃發展。

回首過往,通信發展的歷程不僅滲透到我們的生活,更是印刻在如劉韻潔一樣通信領域建設的“工匠”心中。劉韻潔認為,現在網絡的發展已進入一片新的“藍海”,作為一名網絡人,要想在這片很深的藍海上有所作為,就要投入更多的情懷并發揮鍥而不舍的精神,為新一代網絡建設作好“接力”。


發表評論請先登錄
...
CWW視點
暫無內容
...
CWW專訪
暫無內容
...
產業
    暫無內容
3d单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