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70人“話”通信 | 奚國華:通信人永遠在路上

作者:呂萌 責任編輯:呂萌 2019.08.29 07:16 來源:通信世界全媒體

通信世界網消息(CWW)“通信”這兩個字已經伴隨奚國華了40多年,深深地烙印在了他的心里。1977年剛剛大學畢業的奚國華加入上海電報局,當時中國還處在電報通信時代。如今,年過花甲的他依然奮斗在通信第一線。從電報到移動通信,奚國華一路見證著中國通信業的騰飛。

作為工業與信息化部原副部長,奚國華參與了中國通信業發展的許多重大決策。他的通信人生,與中國通信業的發展緊緊相連。

微信圖片_20190829074849.jpg

人工轉報到自動轉報

1977年剛剛大學畢業的奚國華加入上海電報局時,中國還處在電報通信時代。據奚國華回憶,那時的通信很不方便,電話十分少見。一般只在街道口有一個公共電話,而且電話鈴響后需要大聲呼叫接電話的人,十分不便。那時的長途電話和國際電話更為少見,且長途電話的質量很差,因為噪聲太大,人要鉆到桌子下面接聽電話。

電報是當時人們通信的主要工具,電報的收發需要依靠人工,發報人填寫電報稿后,報務員核對并翻譯后上機發報,經過電路傳輸、收報機打印電報、收報員派封、投遞員投遞等環節,電報的傳輸過程才算真正完成。發放電報的時候還要投遞員在弄堂里高喊,十分不便。

曾在上海電報局工作的奚國華對電報機的內部操作十分了解,他說:“在自動轉報機發明前,電報機內部的操作完全依靠人工,電報機打完字后變成一個紙條,需要人工點對點地把字條轉送到另外一端的電報機上再發到目的地。”奚國華記得很清楚,那時的電報是三分半錢一個字。

隨著通信的發展,收發電報的數量越來越大,人工轉報已滿足不了當時通信的需求。上海電報局開始研究如何用計算機設施進行自動轉報,當時,奚國華組裝了一個收發報的發送器和接收器。雖然那時的計算機計算能力較差,但是上海電報局員工通過共同努力,發明出了256路的自動轉報機,后來逐步升級為512路,轉報速度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回憶起這個階段,奚國華有些興奮,他說:“當時上海電報局的自動轉報機還小有名氣,后來這項技術推廣到了全國各地。”

但電報通信還是不能滿足人民的需求,改革開放以后,國家致力于發展固定電話。當時國家決定進行跨越式發展,即跨越歩進制、準電子制,直接進入程控交換時代。奚國華說道:“雖然在當時看來步子邁得有點大,但是現在看來是完全正確的。”

當時中國不具備生產程控交換機的技術,國家制定了引進、消化、吸收的路線。中國是一個巨大的具有13億人口的大國,技術不能完全依靠引進,要在引進的同時進行消化、吸收,從而最終達到具備自主生產的能力。

改革讓上海貝爾迎來“春天”

在引進、消化、吸收這條道路上,上海貝爾公司的改革有里程碑式意義。作為改革開放初期中國高新技術領域的第一家中外合資企業,上海貝爾從無到有、從小到大的發展歷程,可以說是改革開放及通信事業大發展的一個縮影。

1999年的上海貝爾公司正在孕育著一場重大的改革。當時改革開放已近20年,引進、消化、吸收的道路也已經走了20年。但同時又發現一個問題:人們常說以市場換技術,但從嚴格意義上來說,不是市場換技術而是市場換產品。

2000年奚國華加入上海貝爾公司擔任董事長時,上海貝爾公司已成立了18年,業績十分亮眼,但如果需要生產新的產品,還需要重新談判、購買技術。同時,上海貝爾還面臨產品單一的問題,對此,他講了一句很風趣的話:“一個產品吃了18年也應該吃出本錢了。”面對嚴峻的挑戰,奚國華帶領公司上下以變制變,解放思想,大膽創新。

為了解決技術不斷更新的問題,在信息產業部的領導下,奚國華帶領公司談判小組,與上海貝爾公司的外國投資方、國際著名的通信集團阿爾卡特進行了長達一年多的艱苦談判,最終上海貝爾進行了股權結構的調整。

轉股使上海貝爾實現了轉型。轉股后,阿爾卡特將上海貝爾視為全資子公司,給了很多優惠政策,上海貝爾成為阿爾卡特的研發中心之一。

新公司還將成為阿爾卡特全球技術總協定的成員單位,能夠進入阿爾卡特全球技術庫,全面共享阿爾卡特所轄的所有技術和產品以及其所轄的各類電信、信息產品和網絡解決方案;可使用阿爾卡特的所有知識產權,用于在中國的研發和制造,并可在全球銷售;有權使用阿爾卡特的各項專有技術,這解決了上海貝爾技術更新的問題。

直到離開上海貝爾公司,奚國華給上海貝爾創下了營業收入108億元,利潤總額近17億元的優異業績。

為農村建一座信息的“橋”

從上海貝爾離職后,奚國華進入到信息產業部擔任副部長。提到在部里工作的十年,奚國華感慨萬千:“當時我們總給政府和地方的老百姓宣傳用戶數、收入以及利潤,實際上效果適得其反。”

奚國華提到,信息產業部在整個管理思路和方法上進行了很重大的轉變。奚國華道:“以前我們的管理,從著力點來說,實際上在關注運營商的企業效益,而忽視了社會效益。”從指導思想來說,從只關注企業的效益轉向更關注社會效益轉變。這不只是觀念的轉變,更重要的是手段的轉變。從政府有形的手,慢慢開始引入市場無形的手。在這個指導思想之下,信息產業部工作的重心主要聚焦3個方面,分別是村通工程、應急通信和網絡安全。到現在為止,三方面工作仍然得到了社會的高度關注。

改革開放以后,中國的通信事業發展非常快,但運營商是市場化的,偏遠地區的通信就成為了非常薄弱的領域。2003年年底,中國還有大約8萬個行政村未通電話,特別是在西部地區。東西部的通信發展存在巨大的數字鴻溝,村通工程為這道鴻溝建了一座“橋”。

農村比城市地區更需要通信。奚國華回憶,在瑞金地區做調研時發現鎮上只有一臺固定電話,但打電話的農民很多。其中一位農民告訴奚國華:“電話幫了我們的大忙。”沒有電話的時候,農民對外面的行情不了解,農產品賣不出去也賣不了好價錢。同時隨著中國東部經濟的發展,尤其是大量的農村勞動力到沿海地區打工,外出的年輕人和在家的父母希望能夠打一兩個電話問一下平安,但在絕大多數農村,這是難以實現的愿望。奚國華道:“這件事對我的刺激很大。”

微信圖片_20190829074856.jpg

深刻認識到東西部通信數字鴻溝的奚國華感到了一種責任,在發展城市通信的同時,一定要把農村的通信水平提高上去。奚國華曾將多位運營商的總經理聚集到紅軍曾走過的村莊開現場會,重走長征路。奚國華回憶:“會議效果非常好,進一步統一了思想,鼓舞了斗志。”

2005年11月27日,信息產業部在陜西延安召開全國電話“村通工程現場會”時,全國已有96%的行政村開通了電話。村通工程是當時全力推進的惠民項目,但在過程中遇到了不少挑戰,最終用“分片包干”的方式調動了企業的積極性,順利地將原本制定的95%的“十五”目標超額完成。在延安的窯洞中,王旭東部長和在北京的黃菊同志通了電話。奚國華道:“回想起來,這個電話還是很鼓舞人心的。”

微信圖片_20190829074906.jpg

村通工程逐漸從行政村向自然村發展。從固定電話到移動電話,從寬帶到互聯網,村通工程不斷推進,為農村的通信基礎設施打下了堅實的基礎,也為農村經濟社會的發展發揮了積極的作用。

通信人永遠在路上

卸下了中國移動董事長一職的奚國華,目前擔任中國通信標準化協會的理事長,參與5G標準的制定。

談到5G,奚國華說:“5G是非常有發展前景的技術,毫無疑問它將改變社會、改變世界。5G的特點更多體現在物聯網的特性以及5G生態,在如何打通垂直行業應用這一條路上需要探索,5G標準的制定需要邀請垂直行業的從業人員一起參與。”

微信圖片_20190829074901.jpg

自主創新是中國通信業發展一直遵循的方針政策,標準是自主創新中重要的一環,奚國華持續為中國通信信息業的自主創新貢獻著自己的力量。早期的載波機、交換機以及自動轉報機都是自主研發的。自力更生、自主研發,打造出具有中國核心自主知識產權的設備,一直是通信行業的努力方向。奚國華激動地說:“毫不夸張地說,今天的華為和原來的上海貝爾都是在自主創新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中國通信業的成功不僅是網絡規模的成功,更是自主創新的成功。”

在改革開放初期,制約國民經濟發展的三大瓶頸為:交通、能源和通信,這些都是國民經濟的基礎設施。在后來的發展過程中,奚國華自豪地說:“通信問題解決得很好,它不僅造就了一個巨大的通信行業,還滿足了國民經濟以及老百姓生活改善對通信的需求。”作為通信業的老兵,奚國華已進入通信行業40多年,他說:“我們這代人很幸運,參與通信業的這40多年正好是國家改革開放的40多年,是通信業改革開放的40多年。”奚國華參與、見證了這40多年來中國通信業的發展。可以說通信業發展的這40年,奚國華一直在路上。

在訪談最后,奚國華動情地說道:“我在這個行業工作這么多年,對通信業、對通信人都是有感情的。通信人有良好的基礎和優良的傳統,希望通信人在此基礎之上,能夠與時俱進,更上一層樓,通信人永遠在路上。同時,愿通信業永葆青春,為中國經濟社會的發展做出更大的貢獻。”


發表評論請先登錄
...
CWW視點
暫無內容
...
CWW專訪
暫無內容
...
產業
    暫無內容
3d单选